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恺撒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送上门的斯巴达人

第一百九十六章 送上门的斯巴达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恺撒指挥帐前,摔跤圈内,

    天狼和努尔丁已经经过了几次交手。努尔丁虽然多次抓住了天狼的胳膊,但是都被天狼以古怪的手法脱了开去。而天狼也数次从后面锁住努尔丁的喉咙,同时绊住他的腿,试图将之摔倒。但是努尔丁这个家伙竟然仗着身体强壮,就算要害部位被挟制,仍然硬撑着,虽然身体摇摇欲坠,但就是不肯倒地。

    天狼也只能放手退后,另行寻找战机。

    如此三番之后,天狼不由心里暗骂。这大块头究竟是算定自己不会真的勒死他,还是真的是个宁死不屈的汉子?又或者根本就是欺负自己力气不如他,举他不起?

    然而不管是哪个原因,他都必须改变策略了。

    天狼虚虚地绕着圈子,一边打量着大块头那身,加强版的人肉铠甲。

    努尔丁不是克洛伊,他的手臂和双腿都非常强壮,常年控马让他的下盘更是极稳。天狼自付无法在保全自身的前提下,将对付克洛伊的方法照搬去对付努尔丁。

    当初他能赢了克洛伊,一则是因为克洛伊下盘不稳,自己先露出了破绽。才被天狼趁机欺身而上,打了个措手不及。二则是天狼在上一届游戏中,受过大师的古法点穴指点,又深谙现代神经学和人体工程学的知识,一旦得了机会,也是毫不手软,恶毒地专拣人体最疼痛的地方攻击。克洛伊那时是疼惨了才认输的。

    然而这一套却无法用在努尔丁的身上。因为努尔丁没有破绽。

    天狼虚虚地试探地抢上一步,似乎想强行攻入,来个前熊抱。努尔丁显然深谙摔跤的套路,立刻身体微侧,迅疾地一手挡在身前,同时一手向他的腿部捞来。

    天狼脚步一晃,立刻跳开,同时用肩膀借力狠撞努尔丁。努尔丁“嘿”了一声,晃了两晃,然而再次站稳。

    天狼不由得心里又骂了一句脏话。果然,这个努尔丁就等着自己送上门来。

    至此,鼓声已经过半了。

    “恺撒不应该强行进攻,努尔丁是个摔跤高手,若是刚才被努尔丁抓住,恺撒的胳膊恐怕要断了。”萨萨皱着眉道。

    烈熊闻言,紧张地拽了拽胸甲上的系带:“还好恺撒之前加了一条时限,只要这个努尔丁抓不住恺撒,恺撒就输不了。能撑到100声鼓点结束就行。”

    场中的天狼,再一次脱身退开。

    100点鼓点,是天狼给自己加的一个保险。就算到时候他赢不了努尔丁,撑死是个平局。这伙骑兵是收是放,还可以再做打算。然而天狼却绝不会让它成为一个平局。

    因为这场摔跤若是真的成了平局,他不就做了无用功?五年的游戏时间,可以说每一分钟都十分宝贵,他恨不得连睡觉的时间都省下来,平局这种事,他是万万不会让它发生的。

    而更重要的是,还有那些在看直播的观众在盯着他。

    上场前天狼就已经查看了自己的频道。他的频道人气值正在蹭蹭地往上涨。魔王发消息说,是游戏方因为他这场不合逻辑的比赛而给他做了全域的两秒钟闪屏推广。此刻不仅是他以前的老观众在看着他,还有那些被闪屏广告提示引进来的新观众也在关注着他。

    这一场他若是赢了,无疑会收获大量的新观众。同理,若是他搞砸了,不但频道人气要一落千丈,而且恐怕此后一年之内都恢复不过来。那人气值可就是钱啊,天狼可以不在乎这伙骑兵,但是他能不在乎星际币么?

    所以天狼一定要赢。

    然而怎么赢?天狼一边在场边游移着,一边暗暗地心焦起来。

    “七十!”场边负责敲鼓的拉萨尔大声提示。

    “还有三十点鼓声,”烈熊紧盯着场内恺撒的身影,喃喃地祈祷,“诸神保佑,千万别出差错。”

    然而就在这时,恺撒在一次脱身退开时,似乎慢了一瞬,被努尔丁一把抓住了衣襟,接着努尔丁大吼一声,另一只手抓住了恺撒的腿弯,将之举了起来。

    萨萨等人惊呼出声。

    而骑兵俘虏那边则爆发出兴奋的欢呼。

    烈熊大惊,立刻就要上前。安东尼却拦住了他:“再等等。”

    烈熊扭头,恶狠狠地瞪着安东尼:“放手!”

    安东尼微微耸肩,松开了手,不过嘴里却漫不经心地道:“好,随便你,毕竟恺撒必会原谅你的。”

    看到自家将军被危险地举了起来,烈熊自然心急如焚,第一反应就是救人。然而他的内心深处,却也有一丝迟疑。此刻听到安东尼话中有话,他粗鲁地一把揪住安东尼的衣领,将安东尼揪得双脚都离了地:“有话直说,别吞吞吐吐的,就算你是骑兵大队长,惹火了我,我一样揍你!”

    安东尼面不改色:“你现在进入圈子,只会让恺撒前功尽弃。而且你跟了恺撒这么久,你觉得他是那种,会因为失误,而让自己身陷险境的人吗?”

    烈熊的脑子稍微冷静了下来。对啊,他跟了恺撒这么久,亲眼看着恺撒从一个一无所有的贵族少年,成为一个名闻天下的军团将军。恺撒年少,但是他向来谋略谨慎,思虑全面。什么时候失误过?是计策,一定是计策。

    然而克洛伊却在这时,深沉地道:“那可不一定,在战场上搏斗和在指挥帐里运筹帷幄是两码事,罗马和雅典历史上出过很多着名的大将,一旦上阵杀敌,大多数第一批就阵亡了。

    一听这话,刚刚冷静下来的烈熊,又急了起来。

    圈内,

    骑兵俘虏们欢呼如潮,努尔丁的脸上也难掩兴奋。他紧紧地抓住恺撒胸腹处的衣服,以及他的小腿,将之举在头顶,一边缓缓旋转身体,让每一个围观的人,都清楚地看到恺撒的窘状,然后他才大吼一声,双臂运力,奋力掷出,然而这时,他的大吼突然变了腔调。

    “吼!啊!!啊~~~”

    “习武者,大柔非柔,至刚无刚。”当年负责指点少年赵政武技的,墨家钜子的声音,又在天狼耳边回响。“所谓气穴,气血汇集传输之处......”

    被面朝下举在头顶的天狼,心里默想着大师的指点,一边假意挣扎,一边用手暗暗摸索着努尔丁健壮的手臂,天井,曲池......天狼的手指曲起,以中指指节探之。

    努尔丁尚在全场炫耀,不过他的健壮的手臂条件反射地颤了一下。

    天狼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他的手指下探:肩井,肩髃,肩贞......指触之下,肌肉发烫,触之略有肿胀......

    然后是自己最近的努尔丁的手掌:鱼际,合谷......

    努尔丁这时发出一声嘶吼。

    天狼突地抓住努尔丁的拇指,猛然用力。

    正打算将恺撒一举抛出的努尔丁,嘶吼突然转成一声哀嚎。

    在场的观众都大吃一惊。

    火把的光线并不算明亮,众人只看到恺撒被举起之后拼命挣扎无果,却没有看出恺撒到底做了什么。

    看到场内生变,烈熊丢开了安东尼,急急地挤到圈边,想要看得更加清楚。

    安东尼轻嗤一声,理了理自己的军服,淡淡地看向场中的恺撒。

    努尔丁不断地发出惨叫声,手臂不能支撑地垂了下来,恺撒已然毫发无伤地落地,而且正反向掰着努尔丁的右臂,迫他认输。

    “这可不是直立式摔跤的玩法。”安东尼轻笑着摇了摇头。压制对手,迫使对手认输,是地滚式摔跤的胜利条件。

    萨萨一脸兴奋,扭头道:“反正只要努尔丁认输恺撒就赢了,管他什么规则不规则。”

    安东尼微微耸了耸肩。不错,只要努尔丁认输就行了,这原不是什么正式比赛,谁在乎什么规则。

    “不过,如果努尔丁拼着手臂脱臼,也不认输呢?”克洛伊突然道。

    众人都没想到这一点,不由得齐齐看向克洛伊。

    克洛伊微微耸肩:“恺撒的格斗技十分狠辣,会给对手造成极大的痛苦。当初在混击比赛时,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认输的。但我认输并不是因为我怕疼,虽然当时确实很疼,我没有坚持下去是因为没必要。”

    “为什么?”烈熊不解地问,“当时斯巴达人和雅典队的命运打赌,大家都比红了眼。你怎么会说没必要?”

    克洛伊这时看了眼萨萨。

    萨萨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开赛之前,萨萨就让我输。”克洛伊声音低沉地道,“只是没想到,全体混击运动员看到我的惨败的样子,居然也弃权。”

    周围的人瞪大了眼睛。

    萨萨淡笑道:“我觉得,以如今罗马和希腊的形势,斯巴达人跟着恺撒,是个好前途。”她抬起双臂抱在胸前,目光灼灼地盯着场内已经压制住努尔丁的恺撒,“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想输给恺撒。出于政治原因考虑,我们又不能做得太过明显。毕竟奥林匹亚还有其他势力的耳目。不过雅典队也确实利害就是了,要不是你们的混击选手被蛇咬了,我根本不用特别嘱咐克洛伊相让恺撒。”

    “然而我输给恺撒确实是事实。”克洛伊补充道,“那时候我疼昏过去了也是真的。”

    烈熊和安东尼都听得发楞。原来当初那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斯巴达人与恺撒的命运赌约,竟然是斯巴达人的首领在给他们的族人找靠山?

    “所幸虽然有波折,但是最后也算圆满完成计划,只除了......”萨萨嘟囔了一句,没有说下去。

    安东尼和烈熊情不自禁地追问:“除了什么?”

    克洛伊好心地补充道:“原本我们是打算让萨萨和恺撒联姻的,萨萨的地位相当于斯巴达人的公主,而恺撒也是罗马新生代的掌权人,我们部落一致认为这个联姻很合适。”

    “什么???”

    “所以赌约里,有一条是用萨萨和恺撒身边的那个女护卫交换。没想到恺撒没答应。”

    萨萨轻哼了一声:“不过没关系,今后的日子长着呢。”

    安东尼和烈熊对视一眼,目光同时落在萨萨那一身古铜色的流线型肌肉上,又看看场中,那个短发被汗水黏在额头上的单薄少年。

    “唉......”

    两人不约而同,一声叹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